那里除了K-POP原来赛马也超OK@韩国纯血马

那里除了K-POP原来赛马也超OK@韩国纯血马
2019年06月11日 11:30 5分快乐8网站—大发5分快乐8
韩国赛马 韩国赛马

  图片来源|kra.co.kr

  引言

  ▼

  韩国赛马"超OK"?那未免有点言过其实了,看看他们奖金最高的国际赛事‘韩国杯’,近两届均被日本赛驹 London Town‘雾都’拿下,去年更是以超轻松的姿态,抛离对手十五个马身距离取胜,要知道‘雾都’在日本仅仅是匹三级赛头马,绝对称不上是一线货色,由此可见韩国目前的赛马水平,真的不算太 OK。

视频来源|kra.co.kr

  但作为后起之秀,要追及那些历史悠久的赛马大国,事实上谈何容易,可是我们却不能因此而低估了韩国,因为很多时候他们总能做到后发先至,电子产业、汽车制造及 K-POP 便是活生生的例子,那么在赛马领域上,韩国又能否做到再创奇迹?当然,现在下定论肯定是为时尚早,但从近几年他们在这方面的投入与发展来看,欲成事之心显而易见。

  决心之体现

  ▼

  只是偶然看到他们的一匹进口种公马,让本来不太留意韩国赛马的笔者,亦忍不住要深入研究一番,因为在这匹马的身上,笔者看见韩国人对提升纯血马水平的决心,一直强调要推动赛马走向国际的他们,看来并非只是夸夸而谈而已。

  Colors Flying

图片来源|kra.co.kr

  Colors Flying 这匹美国马的名字,或许您会感到陌生,因为在赛场上没有太大建树,未听说过也是情理之中,但只要您略懂美国纯血马,并打开他的血统表查看,便能发现华丽程度足以亮瞎眼睛。

  Colors Flying 三代血统表

  父亲 A.P。 Indy,是大名鼎鼎的美国三冠马王 Seattle Slew 与传说中拥有大心脏双基因母马 Weekend Surprise 之间的结晶,服役期间曾胜出‘贝蒙锦标’及‘育马者杯经典赛’两项顶尖赛事,1992 年荣登美国年度马王宝座,退役后配种成绩极为突出,曾两度夺得北美种马冠军的称号,美国马王 California Chrome 与顶级种马 Tapit 均属他的父线后代,堪称是匹塑造级的种公马。

  Colors Flying 之父 A.P。 Indy

图片来源|sporthorse-data.com

  至于 Colors Flying 的母方血统,显赫程度亦不遑多让,外祖父 Storm Cat 自然是大家耳熟能详,美国纯血马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种公马之一,而母亲 Storm Flag Flying、第二代母系 My Flag 及第三代母系 Personal Ensign,则无一例外地是多项一级赛的冠军,尤以最后者更是载入史册的赛场英雌,是一个无论在竞赛或繁殖能力上,皆属最上品的母系家族。

  Colors Flying 之母 Storm Flag Flying

图片来源|americasbestracing.net

  可能您会想虽然双亲如此厉害,但 Colors Flying 能力并不出众,本身亦未曾杨威任何大赛,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但正因不起眼的赛绩,才能让如此完美的血统,代表着美国最顶尖的基因,有机会落地韩国,而自 2010 年抵达至今,此驹的表现一直没有让人失望,虽没有形成统治般的影响力,但已连续三年闯入当地种马榜的前十位置,2018 年最佳两岁雌马 Dae Wan Ma 便是其膝下的优秀后代之一。

  Colors Flying 之女 Dae Wan Ma

图片来源|kra.co.kr

  将如此优秀的血统引入,足以在某程度上反映出韩国人,对提升自繁马水平的远见与决心,但 Colors Flying 会否仅仅是个个例?当地的其他种公马水平又是如何?而除了种公马外,其它产业环节是否亦做到相辅相成、并驾齐驱?这个目前马匹水平并不算太 OK 的国家,是否具有成为一线赛马国家的潜力?这一连串的问题,我们在下方继续探讨。

  赛马昔与今

  ▼

  韩国虽说是后起之秀,但赛马的起步绝非近代之事,早在日本统治时期,随着朝鲜赛马俱乐部在 1922 年成立,现代纯血赛马便在这个半岛上正式拉开了序幕,次年同注分彩投注系统亦应运而生,尽管赛与赌两个关键因素俱在,但以当时的社会及政治环境,赛马并不具有太深远的发展意义,仅仅是一项关起门来自玩自嗨的娱乐项目,1950 年南北韩战争爆发,赛马完全陷入停顿状态,不过韩国人对这项运动始终不离不弃,打仗期间仍不忘筹建新的赛马场,确保战后仍能继续马照跑,而您有所不知的是,被视为韩国国父的‘金九’、第一至第三任总统‘李承晚’及第五至第九任总统‘朴正熙’皆为资深马迷,赛马场贵宾厅的常客,有这些政界大咖的加持,赛马在韩国人的心目中可谓别具意义。

  ‘朴正熙’在纛岛马场观赛

图片来源|chosun.com

  论赛马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发展,应该是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,在二十世纪最后的二十年间,韩国发生了不少里程碑式的大事件,包括首次主办亚洲赛马会议、首尔赛马场正式投入使用及首个繁育牧场落成于济州岛等,在踏入二十一世纪,赛马业更是进入了高速发展阶段,除了再度成为亚洲赛马会议的主办国外,本土赛事分级机制的落实、第二个繁育牧场的落成、釜山赛马场的投入使用、国际邀请赛的举办、及马产业育成法的实施等,相继获得了实现,另外韩国亦正式成为了 IFHA 国际赛马组织联盟认可的国家,2016 年更从第三类国晋升为第二类,本土赛事水平进一步获得国际认可,可见韩国赛马已成功摆脱纯粹闭门自嗨娱乐的旧有属性。

  首尔赛马场

图片来源|weeklytrade.co.kr

  现时由农林水产部监督的 KRA‘韩国马事会’,负责统筹整个赛马产业的发展,从马匹繁育、役前训练、销售拍卖、赛事营运到马彩销售等,全产业链一手抓的官方非盈利机构,目前所有纯血赛马均在他们经营的首尔及釜山马场中举行,悉数为沙地赛事,途程范围从 1000 米至 2300 米,绝大部份为让磅赛,几乎每一个周五、六、日皆有比赛在进行当中,全年举办场次逾 1900 场,由大约 3000 匹在役马参与竞逐,一般赛事分六个班次,奖金从 2400 万韩元(约 14 万人民币)至 1 亿 1000 万韩元(约 64.5 万人民币)不等,另有奖金更高的特别赛九场、表列赛十五场、三级赛八场、二级赛六场及一级赛五场,其中六场已被 IFHA 列入黑字体赛事,以下是现时五场奖金最高的赛事资料:

  ▌韩国杯

  奖金 10 亿韩元(约 586 万人民币)

  1800米 / 限三岁或以上 / 国际邀请赛

  ▌韩国短途锦标

  奖金 10 亿韩元(约 586 万人民币)

  1200米 / 限三岁或以上 / 国际邀请赛

  ▌总统杯

  奖金 8 亿韩元(约 469 万人民币)

  2000米 / 限国产三岁或以上

  ▌大奖赛

  奖金 8 亿韩元(约 469 万人民币)

  2300米 / 限三岁或以上

  ▌韩国打吡

  奖金 8 亿韩元(约 469 万人民币)

  1800米 / 限国产三岁(阉马除外)

  2018 年‘韩国打吡’盟主 Ecton Blade

图片来源|horsebiz.co.kr

  奖金水平尽管不能与邻近的日本及香港相比,但 2018 年每场平均逾 1 亿韩元,即换算人民币超过 60 万的水平,以现时发展阶段来说,已属十分不错,而且奖金在未来仍然会不断地获得提高,对本土马匹水平的持续提升,起着十分积极的推动作用。

  现时韩国共有 80 名练马师与 88 名骑师,分别与他们所训的马匹,驻扎于首尔及釜山两个赛马场内,在各自的地盘上占山为王,一般日子仅参与竞逐本马场的赛事,只有在交流赛或重大赛事举办之时,双方人马才会正面交锋,而为了与国际进一步接轨,吸收更多海外赛马的经验与技术,两地均已开始引入外籍骑练,而且赛场董事与评磅员中,亦出现了外国人的身影。

  驻首尔外籍骑师 Antonio Davielson

图片来源|kra.co.kr

  说起老外,为吸引外国人群体及游客入场,马场看台大楼设置了专用区域,提供韩语以外的赛马资讯及投注服务,而在扩大马迷年龄层及拓展女性市场方面,多年来 KRA 亦费上了不少心思,除了在两个马场跑道中央区域,均建有适合年轻人与一家大小前往的主题公园及娱乐设施外,赛日更经常安排不同的偶像团体,亲临比赛现场表演助兴。

  韩国女团 GFriend 在首尔赛马场

图片来源|gfriendunited.com

  而在马场内外,还会持续举办一些表演与特色活动,比如说深受大众与游客欢迎,每年四月份在首尔马场外举行的樱花庆典便是一例,在扩大群众基础及提升赛马形象上,KRA 的手法与表现的确可圈可点,为赛马未来发展,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樱花庆典活动

图片来源|visitseoul.net

  话题回到赛马身上,虽然目前韩国自繁马的水平并不怎么样,但这无碍他们一直以来派遣马匹出征海外的习惯,日本、新加坡、迪拜及美国等国家,均留下过他们马匹的蹄迹,这种不怕输的做法确实值得称道,除了可以推进国际化进程外,不出去与人家比一比,哪来知道与别人的差距,进步便无从谈起了,当然他们出去也并不总是输的,比如 2017 年在迪拜嘉年华一场 1200 米泥地的让赛上,一匹唤作 Main Stay 的自繁马顺利夺魁,便是近年的成功一例,而在远征告捷的另一方面,其实亦反映了韩国自繁马的水平,正在默默地提升当中。

  Main Stay

  图片来源|thenational.ae

  赛马与韩国渊源本来不浅,民众对这项运动的了解及接受程度应属不低,具备了先天发展优势,而在赛场及赛事的整体营运与策略上,KRA 近几年的操盘无疑出色,竞争力与国际地位显然获得了快速提升,在赛事规模方面,1900 场比赛虽算不上庞大却已属不小,而近几年一直只闻楼梯响,选址永川的第三个纯血赛马场,据称亦已进入到动工兴建阶段,在竣工投入使用后,本土赛马业的体量亦将进一步扩大,在软硬件环境均已做到十分充分的情况下,其它方面若能继续保持迈进的步伐,韩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要获得再度提升,相信只是假以时日之事。

  那么一直被视为与赛马无法分家的赌博,在韩国又是怎样的一个情况?

  遂而不纵的赌博

  ▼

  从上文可以了解到,投注与赛马基本上是同时诞生,在韩国共存共荣差不多有一百年,而政府对赛马投注既不阻挠亦不提倡,采取了一个包容但加以控制的态度,如果要投注,首要条件是您必须支付入场费,进入到赛马场或 KRA 全国各地的场外投注站当中,通过现场柜员服务或自助设备进行,电话及网上投注是一律被禁止的,这样的措施与安排,使赌博变得不那么垂手可得,但对于热衷者来说亦不会出路无门。

  场外投注站

图片来源|wordpress.kimtaku.com

  无论是通过柜员或自助设备,均不接受信用卡支付,实质是为了降低借贷赌博的可能,而每次投注设有韩元 10 万的上限,即人民币 600 元不到,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豪赌情况的发生,除了马场及投注站内,不进行任何形式的赛事直播,对外围赌博活动做到有效预防,另外政府对场内外的投注总额比例,有着相对的监督指标,防止场外投注活动过度的扩张,KRA 亦会对投注站数量实施控制,目前全国各地仅设立了 31 家,而为了提升赛马形象及回馈社会,这些投注站在非赛马日期间,更会利用作社区文娱活动的举办场地。

  上方曾提到韩国是采用同注分彩法,投注种类目前来说并不丰富,仅提供七种选择包括,独赢、位置、二重彩、连赢、位置连赢、单 T 及三重彩,投注金额 16 % 会上缴国库,根据不同种类按 80% 或 73% 拨入派彩彩池,余下 4% 或 11% 留作 KRA 经营与发展使用,尽管赌博控制手段存在,韩国的投注金额之高仍位列全球第七,在亚洲仅落后于日本及香港之后,据 IFHA 2017 的年报显示,投注总金额逾 52 亿欧元,即约 405 亿人民币。

  外国人专用场外投注站

图片来源|thesoulofseoul.net

  在段落的最后,让我们拿熟悉的香港地区数据作一个简单比较,香港与韩国的人口分别约为 739 万及 5147 万,而 2017 年的赛马投注金额分别约为 132 亿及 52 亿欧元,从两地的金额与人口比例来看,韩国在投注这一块,仍有着巨大的增长空间,但是潜力续挖与否,将完全取决于政府未来对赛马投注的态度。

  为育马业保驾护航

  ▼

  作为一个育马业正在发展中的国家,韩国有着不少的保护主义措施,以确保本土自繁马拥有足够的生存与发展空间,如果马主需要从国外进口一匹雄马或阉马服役,那么这匹马必须是从拍卖会上购入,并且成交价格不得高于 5 万美元,流拍后交易及所有私下购入都是不准许的,但若购入的是匹雌马,抑或仅作繁殖用途的母马、种公马,则不受这方面的限制,因为这将有利于本土马匹品质的提升,而所有进口服役马不论年龄,必须从四班赛事起步,在此班次两岁赛事不多的情况下,进口两岁马很大机会需要面对与年长马同场竞逐,而且高奖金的三岁经典赛均不接受国外产马报名参加,所以目前韩国接近八成的服役马,皆属本土繁育。

  济州岛繁育牧场

图片来源|jejuziyouxing.com

  目前韩国拥有大约 2600 匹纯血繁殖母马,全部由私人马主持有,除约四分之一为本土产外,其余皆为国外出生的进口母马,超过 85% 的她们生活在济州岛上,余下的分布于京畿道、全罗北道及江原道等地的牧场,这些母马每年为韩国带来约 1400 匹新生小马驹,而部份的这些幼驹会在不同的年龄阶段,被带到全年八个不同的拍卖会上出售,2018 年最低与最高成交价格的周岁马,分别售出 2000 万及 2 亿 1600 万韩元,即人民币约 12 万及 127 万元,价格水平并不算低。

  马匹拍卖会

图片来源|jejusori.net

  两千多匹的繁殖母马与每年一千多匹的新生小马驹,数量上已属十分可观,但您有所不知的是,在 1995 年 KRA 济州岛培育牧场建成之时,全国只有 57 匹纯血小马驹诞生,所以二十几年后获得了二十几倍的增长,韩国到底是怎样做到的?主要原因自然离不开 KRA 出钱出力,在各个环节的保驾护航了,而当中的种公马政策,更是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  目前韩国全国共有种公马 109 匹,其中 31 匹为国产马,其余皆为国外进口,而当中的 12 匹进口种公马是由 KRA 出资购入,并免费提供给当地育马者使用,这样的安排大大降低了私人牧场的马匹繁育成本,鼓励并吸引更多的人,参与到育马事业当中,但您别以为免费提供的,品质就必然不佳,自二十一世纪初开始,由 KRA 引进的种公马名单便包括了‘美国贝蒙锦标’盟主 Commendable、‘美国肯塔基打吡’亚军 Menifee、‘美国育马者杯经典赛’头马 Volponi、‘英国日蚀锦标’盟主 Hawk Wing、‘美国香槟锦标’冠军 Officer、巴西马王 Pico Central 及欧洲最佳两岁马 One Cool Cat 等,为推动本土育马业发展及马匹品质改良,KRA 可谓花了血本,接下来让我们对 2018 年韩国种马榜前十名,进行一次快速检视:

  No.1 Ecton Park

  血统 Forty Niner x Daring Danzig

  产地 美国 / 出生年份 1996 / 马主 Isidore

  简述‘美国超级打吡’盟主,2018 年韩国马王 Triple Nine 之父。

图片来源|kra.co.kr

  No.2 Menifee

  血统 Harlan x Anne Campbell

  产地 美国 / 出生年份 1996 / 马主 KRA

  简述 两项美国一级赛冠军,六届韩国种马冠军,多匹一级赛冠军包括 Fasliyev、Misty For Me、Roly Poly 及 US Navy Flag 均是其母的母线直属后代。

  No.3 Officer

  血统 Bertrando x St。 Helens Shadow

  产地 美国 / 出生年份 1999 / 马主 KRA

  简述‘美国香槟锦标’头马,父线源自 Man O‘ War,母线可追溯到大种母马 La Troienne。

  No.4 Peace Rules

  血统 Jules x Hold To Fashion

  产地 美国 / 出生年份 2000 / 马主 KRA

  简述 三项美国一级赛冠军。

  图片来源|kra.co.kr

  No.5 Sharp Humor

  血统 Distorted Humor x Bellona

  产地 美国 / 出生年份 2003 / 马主 KRA

  简述 美国二级赛头马,‘美国佛罗里达打吡’亚军,与祖父 Forty Niner 源自同一母系祖先 Continue。

  No.6 Colors Flying

  血统 A.P。 Indy x Strom Flag Flying

  产地 美国 / 出生年份 2006 / 马主 Tae Yong

  简述 顶尖美国血统,介绍见上文。

  No.7 Hansen

  血统 Tapit x Stormy Sunday

  产地 美国 / 出生年份 2009 / 马主 KRA

  简述 美国最佳两岁雄马。

图片来源|kra.co.kr

  No.8 Forest Camp

  血统 Deputy Minister x La Paz

  产地 美国 / 出生年份 1997 / 马主 KRA

  简述 美国二级赛头马。

  No.9 Vicar

  血统 Wild Again x Escrow Agent

  产地 美国 / 出生年份 1996 / 马主 KRA

  简述‘美国佛罗里达打吡’盟主。

  No.10 Thunder Moccasin

  血统 A.P。 Warrior x One Stormy Mama

  产地 美国 / 出生年份 2009 / 马主 Pegasus

  简述 美国二级赛头马,与‘法国打吡’盟主 Caerleon 源自同一母系家族,大种母马 La Troienne 的母线后代。

  图片来源|kra.co.kr

  可以看到韩国的种公马中,不乏一些赛绩出众或血统优秀之辈,而且前十名中多达 7 匹属 KRA 名下,可见由他们主导引入的种公马,尽管数量不算特别的多,但影响力却十分巨大,另外不知您有没有察觉到,上述十匹种公马皆出产自美国,在仅举办沙地比赛的韩国,无论是种公马、繁殖母马抑或赛驹,进口的话绝大部份均是来自于美国,尽管路途遥远而成本相对地高,但什么最适合自身国情与发展,韩国倒是十分明确的,以在役马为例,其他来自加拿大、爱尔兰、澳洲、新西兰及日本的马匹,加起来占不到全部的 3%,美国进口马则超过了 20%,而占大多数的本国产马,其实血统也尽是美国特色,足反映美国血系在韩国占有的绝对主导地位。

  不难想象得到,购入有赛绩或血统优良的种公马,价格可以十分不菲,KRA 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所以除了继续寻觅优良种公马,并以高价直接购入外,其实近年他们早已另辟路径,在美国建立起自己的马房,购入价格合理的马匹在当地服役,而成绩优秀者在将来自然会回流到韩国担当种公马,这样的操作在去年亦已经初见成效,首匹一级赛冠军已经诞生。

  KRA 美国旗下马 Knicks Go

  图片来源|breederscup.com

  这匹在美国为 KRA 首次拿下一级赛,2018 年 Breeders‘ Futurity Stakes‘育马者未来锦标’盟主 Knicks Go,其名字可谓别具意义,由 K(韩国)与 Nicks(血系配种理论)组合而成,Go 的意思便不多解释了,据悉 KRA 无论在选择赛驹或种公马时,均不会胡乱为之,马匹必须符合他们自己的一套配合理论(Knicks 也!),并且通过 DNA 检测、排列与分析,确认基因方面也符合期望,适合加入到他们的繁殖计划当中后,才会正式进行引进购入,这样传统与科学双管齐下的方式,或许将会是韩国在未来,再次突围而出的关键所在。

  综上所述,韩国无论在赛马、育马与赌博这三个关键环节上,不能说已经做到十全十美、淋漓尽致,但已打造了十分扎实的基础,他们一直以来的积极行动与所表现出的野心,明显地不会满足于现时状态,期待他们在赛马上能再次玩出奇迹,成为另一个代表亚洲,并对全球有着重要影响力的赛马大国。

  后记

  ▼

  韩国作为一个近年才真正兴起的赛马国家,虽然目前水平仍未达一线国家标准,但他们所有的经验与操作,更加符合现代发展的环境与需要,对赛马业正在起步的中国来说,有着其它国家不能提供的珍贵参考意义,而与我们只相隔一个朝鲜的地理位置,以及他们对国外马主相对包容的态度,相信在不久将来,我们将会在那里看到中国马主身影的出现,毕竟在发展中的地方,总有着无限可能与机遇,不信?我们拭目以待。

  文 / Marty S。

  ‘新浪微博’加好友  @Marty-S

 

赛马场韩国赛马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